首页  >  鄂伦春族民俗

鄂伦春族民俗

一、衣  着
    过去,鄂伦春人的衣着主要用狍皮制做。冬季的衣服用皮厚毛长的狍皮制做;夏季的衣服用皮薄毛短的狍皮制做。男皮袍叫“皮罗苏恩”,有两种:一种是长袍,长到膝盖以下;另一种是短皮袍,只到膝盖。长短皮袍均带大襟。为了美观和耐用,袍边和袖口均镶有薄皮边。为了骑马方便,除左右开衩外,前后也开衩。青年人穿的皮袍还着上黄色。女皮袍叫“阿西苏恩”。式样同男皮袍,但都是长袍,前后襟不开衩,脖领周围,左右两侧开衩处和袖口上均绣有花纹。不论男女,穿皮袍均扎腰带。


    狍皮裤有两种;男裤为中式宽裤腰,长只到膝盖以下,冬天用长鳓靴连接。女裤带兜肚,长到脚腕。鞋是用狍腿皮制做的靴子,叫“其哈密”。手套也是用狍皮制做的。帽子是用一张狍头皮制做的上带原来的狍角和耳,眼用黑皮镶起来,戴在头上很有特色。
    从清末开始,布匹传入鄂伦春族地区,并开始穿布衣服,样式基本同皮衣服。男人一般穿黑、蓝色的,女人一般穿红、绿色的。富裕人家也有穿绸缎衣服的。
    解放以后,随着生活的改善,和与各民族的频繁交往,中山装、西服、各种新式男女服装都传人鄂伦春人中来。平日,鄂伦春族的服装同汉族等兄弟民族服装已没有什么区别。但在节日里不少人还是要穿精制的狍皮服装,在出猎时也要穿耐磨的皮制服装。
    二、食  物
    鄂伦春人的食物主要是野兽肉,其中最多的是狍子肉,其次是鹿、  、熊和野猪肉。食肉方法很多。如“达拉嘎兰’’(烧肉),扔在火炭上烧。“席拉兰”(烤肉),把肉插在棍上放篝火旁烤。“乌罗伦”(煮肉),把肉切成大块放锅里煮。“阿斯根”(生吃),主要是生吃狍、鹿等的肝、肾、“库呼乐”(晒熟肉干)。“阿素”(杂花菜),将狍肺、狍里脊、狍头肉煮熟切丝,用狍脑浆拌,并加野葱花和食盐等,这是他们招待客人的佳肴。食鱼的方法有:烤鱼,把鱼插在木棍上放火上烤,烤熟后刮鳞,去掉内脏后食用。水煮,去鳞、开膛,切成小块后放在水里煮,熟后蘸盐水吃。炖鱼,把鱼去鳞、开膛、切成小块同野菜一起炖。晒鱼干,有两种:一是煮熟晒,一是生晒。
    过去鄂伦春人也大量采集野菜和野果。采集最多的野菜是“昆毕”(柳蒿菜),采来晒干,以备冬季食用。可以用柳蒿菜烤野兽肉,缺乏食物时也可熬柳蒿菜充饥。还大量采集野果,其中采集较多的有稠李子,可以用它和米放在一起熬粥。采集的榛子、,松籽很多,以备缺乏食物时食用。
    清中叶以后,鄂伦春族和周围农业民族接触多起来,他们用猎品换取一部分粮食。用粮食做粥、干饭,也用面粉做面片、炒面。还把和好的面做成圈或饼在火上烧烤。
    鄂伦春族的饮料种类不多,夏天喝泉水,冬天化雪水喝;茶叶输入前,有些人泡小黄芩叶当茶喝,后来砖茶输入进来,主要是喝砖茶。夏天也用桦树汁解渴。还用马奶制酒饮用。白酒输入后,主要饮用白酒。
    鄂伦春人主要吸旱烟叶,男女均有吸烟者。纸烟是较后输入的,一直不普遍。
    解放以后,鄂伦春族的食物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。由于由猎业转向发展多种经营,粮食类食物已成为主要食品,兽肉成为副食了。就是获得了狍肉之类,除传统吃法外,还能用它进行炒、熘、烤等,制做得比过去精细多了。
    三、住  处
    定居以前,鄂伦春族主要是住“仙仁柱”,它是用三十多根木杆搭成圆锥形的架子,夏天的遮盖物有:“塔路”,即把桦树皮象瓦一样覆盖在架上,“铁克沙”是把桦树皮经过加工制成长3~4米、宽l米的围子围在架上。也可以用芦苇穿成帘进行覆盖。冬天的遮盖物叫“额尔敦”,用狍皮制做。制做一块大的“额尔敦”需要25张狍皮,小的10张狍皮,一个“仙仁柱”架上要围两大块一小块。
    “仙仁柱”内部,是席地铺床。对门正面铺位叫“玛路”,是客人和老年男人的席位。左右两侧的铺位叫“奥路”,是中年夫妇和青年夫妇的席位。床位下铺干草,上铺用狍腿皮制做的褥子。“仙仁柱”门框上,夏天挂柳条穿的门帘,冬天挂狍或鹿皮门帘。“仙仁柱”内部正中是火塘,用它取暖、做饭和保存火种。

 

    实现定居以后,盖了土木结构的房屋。在1981年建旗30周年前夕,又都重盖了砖木结构的新房。室内敞亮、保暖、卫生,有益于身体健康。一般人家都购置了桌、凳、立柜等,有些人家还有组合柜、沙发等高档家具,大大方便、丰富了生活。
    四、交通工具
    鄂伦春族的交通工具也较原始。早期大雪封山的季节,是用滑雪板追捕野兽,或用狗驾爬犁来驮运猎物。夏季则是用桦树皮船代步进行狩猎和驮运猎物、搬迁等;饲养驯鹿以后,驮运猎物和搬迁主要是靠驯鹿。饲养马匹以后,马跑的快,负载力强,使鄂伦春人的交通工具得到很大改善。有了马匹,可以到较远的猎场去狩猎,给迁移时驮运东西也带来很大方便。鄂伦春人在定居以后才开始使用大轱辘车和花轱辘车。
    近几十年来,随着大兴安岭的开发,鄂伦春民族地区的交通得到空前的发展,过去人烟罕至的森林腹地,修了铁路和公路,通了火车和汽车,基本都通到了鄂伦春族的定居点上。近些年随着经济的发展,有些人家买了小型拖拉机、汽车、摩托车,出猎、驮运、进城,都极为方便。


   一、婚  姻
    鄂伦春族在婚姻缔结上,一直保持着古老的族外婚制。在族外婚制的前提下,实行的是交错从表婚。他们在长期的缔结婚姻的实践中认识到,血缘远一些,对子孙后代健康有利。因此,不习惯直接从表,即表兄弟姊妹结婚,而习惯间接从表婚,即在堂姑母、堂舅父的兄弟姊妹间结婚。
    在鄂伦春人的婚姻制度中,除上述古老习俗的遗留外,也受了不少封建的影响。如在缔结婚姻时,一般由父母包办,婚后感情不好占一定比例,因此,离婚和私奔者时有发生。
    鄂伦春人婚姻的缔结,有求婚、认亲、过彩礼和结婚等一系列过程。求婚,男孩到15~16岁,女孩到14~15岁,家里就要为他们张罗婚事。求婚由男家提出,男方父母看中了某家的姑娘,就托媒人去求婚。认亲:求婚成功后,媒人和男方的母亲等带着烧酒、野猪肉到女方家,男子给女方长辈磕头,唯不给岳父母磕头。过彩礼:彩礼一般是2—3匹马、两桶酒、两口野猪。
    在举行婚礼的前几天,男方及其兄弟姊妹要到女方家迎接新娘。结婚之日,新郎新娘要穿精心缝制的狍皮衣着,新郎戴富有民族特点的狍头皮帽。新娘的发辫卷车头顶,象征已婚。作新房的“仙仁柱”布置一新。用对出花纹的狍腿皮褥铺床,绣着云纹的狍皮被摆在床铺的一头。床铺的里侧摆放着用桦树皮精制的箱子和针线盒。
    新郎要在结婚的前一天回到自己的“仙仁柱”。结婚之日,新娘由舅舅、伯伯、叔叔和兄、嫂等相送。父母给女儿的陪嫁,有马数匹、皮被褥、皮布衣服、桦皮箱以及手工工具等。送亲的队伍有说有笑,浩浩荡荡的前往男方家。
    送新娘的队伍快要到男方“乌力椤”时,新郎率领本氏族的兄弟们要出来远迎。两队人马相遇时,迎亲者表示要接走新娘,送亲者则加以阻拉。最后两队人马簇拥着新郎新娘,快马加鞭,奔向男方的“乌力椤”。到“乌力椤”后,男方父母要向送亲中的新娘的舅舅、伯伯和叔叔等敬酒。
    当主人把所有男女妇方的宾客让至坐位上后,新郎新娘开始拜天,两人面朝正南方向磕头。然后由娘拜公婆及男方的长辈亲友。最后新郎走出“仙仁柱”。


    接着酒宴开始,把预积的干柴点燃,来宾围着篝火而坐。主人把酒和肉送至客人面前,席间新郎新娘要给所有人长辈磕头敬酒,受拜者一面向新人祝福,一面赠送礼品。酒至数巡,歌声大作,有人还翩翩起舞,热门异常,直至深夜。
    入夜,新郎新娘用一个碗吃“老考太”(粘粥),并用一把刀,吃一盆肉,象征永远亲密,白头到老,永不分离。
    最后,由婶娘或嫂嫂给铺床,并看着新人宽衣后,两人盖着一床被躺下后才离去。
    解放以后,鄂伦春族除了仍然实行族外婚制外,很多旧的婚俗都革除了。父母包办婚姻已被自由恋爱所代替,旧婚礼中那些繁琐仪式和封建成分已改掉。现在不但没有近亲婚配,相后异族通婚者越来越多。因此,鄂伦春族儿童体魄都很健康。


    二、丧葬


    鄂伦春族曾有一整大丧葬仪式。既有古老仪式的遗存,也有不少封建社会的影响。
    人死后,由家人给穿好衣服,尸体头朝北、脚朝南停放在原来居住的“仙仁柱”中,尸体安放好后,要通知亲友,如死者是妇女,要通知好娘家。当天要给死者上供。上供时,亲属们要为死者磕头并痛哭。亲友到来后,死者的子孙要给客人磕头,长者不还礼,同辈者要还礼。前来吊丧的亲友,如果死者晚辈,要给死者磕头,如果长者,只给死者鞠躬。死者亲属要跪下陪着哭泣,吊丧来的亲友,一般要带来烧酒、兽肉和衣物等,以给死者上供。
    长者死去,全家要为其带孝。如当时有白布可以当时带,如果没有白布,也可等周年祭时补带。
    鄂伦春人过去主要是实行风葬,用柳条编一个棺材,把它架在树上或用一树干搭在两树的树权上,把棺材吊在横杆上。也有实行土葬的,土葬有两种,一是做木棺,掩埋地下;再一是挖坑用椽子把四周镶起来,把死者放在里边然后掩埋。火葬主要是用于患急病死去的青年人和孕妇。葬地一般选在有山有水的地方。

 

    鄂伦春人认为,人死后在冥阴世界里要生产生活,因此要把生产生活用具放在棺材里殉葬。也有杀马殉葬的。
    鄂伦春人在葬仪中,周年祭最为隆重。在举行周年祭前,死者在“仙仁柱”中的铺位一直要照常摆放。举行周年祭时,在此铺位上摆一小桌,把亲友送来的礼物摆在桌上。来的亲友,要跪在桌前给死者磕头,死者家属要陪同一起磕头。
    这个仪式结束后,家属和亲友带着亲友送的礼物和死者的遗物,前往葬地。到葬地后,大家围着篝火而坐。夜幕降临后,祭礼开始,同辈人站着,晚辈跪着。主祭人宣读礼单,念到谁的名字,谁答“加”(是),同辈的向死者鞠躬,晚辈的磕头。仪式结束,死者家属中男人开始给亲友敬酒,敬酒时要双腿跪下递过去,酒过一巡,端上大块手扒肉,大家边吃肉边喝酒,边以崇敬的心情,谈论着死者的业绩和美德。过一两个时辰,再宣读一次礼单,到深夜要第三次宣读礼单,然后把葬在树上的棺材抬下来,家属和亲友一起下手拣尸骨,把尸骨放在棺木里,进行土葬。安葬时要烧纸,同时将礼单一起烧掉。在此之后,再喝一会儿酒,周年祭就结束了。这时主人趁宾客酒醉之时把礼品悄悄地赠给每一位客人,或塞在衣袋中,或系在扭扣上。把吃剩下的兽肉也分给每位客人,让他们带回去享用。周年祭过后,死者的子女也就脱孝了解放以后,鄂伦春族繁复的丧葬习俗已基本上革除了。现在人死后,一般都是换上新衣服,然后用木棺装殓,进行土葬。在棺材和坟前上供。如果是职工逝世,一由单位开追悼会。每年清明节进行扫墓。

礼仪和礼节

 

    鄂伦春族古老的礼仪和礼节很多,归纳起来,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:
    首先是敬老的礼节。尊重老人和长辈,是鄂伦春的传统美德。在家尊敬父母,与父母分别三日以上就要请客。在外遇上长者,不管认识与否,都要行礼致敬。不论在任何场合,都要长幼有序,落坐先让长者坐正席,喝酒先让长者举杯,吃肉先让长者动刀,同行要让长者走在前面。
    其次,欢迎和告别的礼节。鄂伦春人非常好客,不论是本族人还是外族人,只要来到主人“仙仁柱”前,主人都会热情欢迎。把客人让到“仙仁柱”中坐下,要把客人的烟袋接过来装烟,点燃后递给客人。在告别时,客人要用自己的烟袋装烟请在场的人吸,然后才能离去。
    第三,询问的礼节。把客人让坐,寒喧后,首先要问狩猎所得和狩猎运气。如问“您看到了什么?”意即在路上看到什么野兽或野兽足迹。“山神赐予您什么了?”即打到什么野兽了。在这些询问之后,如果是不相识的人,将询问他的氏族,如果被询问者比询问者年幼,询问者可问他的名字,但被询问者比询问者年长,那绝不敢问他的名,晚辈问长辈的名字是一种失礼,要问只能间接间。
    第四,款待客人饮食人礼节。客人来后,首先献茶,然后有现成的兽肉也要端上来,若没有,就马上去做,客人如果拒绝食用,认为是对主人的极大侮辱。在饮酒时,晚辈拒饮,认为是最有礼貌。让老年人喝醉,是对他的极大尊敬。
    第五,互访的礼节。在集会期间,几个不同地区的人把“仙仁柱”搭盖在一起,互相要进行拜访。一般是先由青年人互访,然后是青年人访问老年人,最后老年人才能去回访。
    解放以后,鄂伦春人的礼节虽然有所简化,但多数还保留着。特别是敬老的礼节几乎完整的保留着,直到现在青年人见到长者,不论是否相识,都要行请安礼,即使是旗长或旗委书记,也要给长者请安。但是在青年、干部之间或与外族接触时,都是行握手礼了。


 节  庆

 

    鄂伦春人的节庆不多,主要有每年举行的氏族集会、萨满每年春天的祭神仪和春节等。过去春节非常热闹。节前要备足丰富的食品,每人都要制做新的皮衣,愉快地迎接春节的到来。
    除夕之夜,要把“仙仁柱”外的篝火和“仙仁柱”内的火塘燃烧得旺旺的。要给诸神烧香。午夜要敬火神,祈求火神保佑全家幸福。最后全家人集中在“仙仁柱”中给老人磕头。儿子先向母亲敬酒两杯,儿子、儿媳、孙子、孙女等给老人磕头。老人接过酒后,用手指蘸点酒,向空中弹一弹,以示敬神,然后对儿孙们说,你们要好好过日子,多打野兽,使家庭幸福。给父亲敬酒时,父亲也同样说些吉利话。
    给老人磕头后,开始在“仙仁柱”前进行娱乐活动。有的自家单独活动,有的几家合起来活动。主要是唱歌跳舞,也进行捉迷藏游戏。若岳父家在同一“乌力楞”,要去给岳父家拜年。他们有守岁的习惯,认为这一夜不睡,一年都会精神饱满;这一夜吃饱,一年都会丰衣足食。      初一、二在“乌力楞”中互相拜年,初三到其他“乌力楞”给亲戚拜年。
    鄂伦春人的春节,从初一至初五最热闹。在这几天,音乐、舞蹈、摔跤、射箭和赛马等各项活动紧密结合,交错进行。仪式性舞蹈“依和纳仁”舞,男女一起参加,是歌舞相结合的一种形式,通宵达旦的进行。摔跤、射箭和赛马主要是男子参加的竞技活动,是体力和技巧相结合的项目。人们在一年单调的劳动之后,使身体得到很好的调节。在节日里,亲友交往频繁,是互相传播文化、交流生产和生活经验的极好机会。对青年来说,也是择偶的良机,通过歌舞活动,沟通感情,为和谐美满的婚姻创造了条件。
    解放以后,鄂伦春族实现了定居,那种篝火晚会式的活动已不多见,摔跤、射箭、赛马活动也在逐渐减少。致于供奉神偶神像’、上供叩拜的活动也消声匿迹了。代之而来的是,在定居点的会议室或礼堂里召开文艺晚会,既演唱传统节目,也演唱些流行歌曲,有的还跳交谊舞。近些年,除夕之夜都是用电视收看中央台或地方台的春节文艺晚会。唯一保留的传统活动是从初一到初五互相之间的拜年,给长辈拜年,有的还是要磕头。


  篝火节

 

    每年的6月18日,是鄂伦春民族的传统节日——篝火节,至今已举办11届。在这一盛大的节日里,鄂伦春儿女身着节日盛装,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载歌载舞,欢庆自己的节日。
    鄂伦春人以“篝火”作为节日的表现形式,是与他们祖辈游猎于茫茫林海,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与火相伴,视火如神的独特感情休戚相关。火,在鄂伦春民族的狩猎生产、生活中,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。静谧的夜晚,居住在“撮罗子”(鄂伦春人的原始住房)里的鄂伦春人围坐在篝火旁,听长者说唱那动听、美妙的神话传说,鄂伦春民族的历史、社会状况和狩猎生活,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用口头传承下来。炎炎夏日,篝火燃起的滚滚浓烟能驱走肆虐的蚊蝇;猎人把猎物用篝火熏制成肉干,味美醇香;寒冷的冬季,在怒吼的风雪中,在冬不挡寒,夏难遮雨的“撮罗子”里以篝火取暖,用火照明;篝火,陪伴着鄂伦春人度过一个又一个长夜。火,是鄂伦春人的生命。丰收的季节,猎人们在篝火旁欢歌起舞,以表达心中的喜悦和对生活的美好祝福;火是猎人心中的力量。

鄂伦春人对火有很多禁忌。如决不允许从火堆上跨过;禁止向火上倒水,用刀叉火;更不能向火堆中吐唾沫,倒不洁之物等等,以免触怒火神。逢年过节,都要向火神供奉兽肉和食物,祈求火神保佑火种旺盛,永不熄灭。在恶劣的大自然的环境中,勇敢、骠悍的鄂伦春人有着极强的耐寒能力和生命力,为世人敬仰。生命的火种就这样在鄂伦春人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扎下了根,世世代代顽强地生息着,成为兴安岭的主人。
    今日鄂伦春人已彻底告别了原始的落后的狩猎生产方式,放下猎枪,拿起锄犁,走上以农业为主,多种经营的致富之路,远古的攫取经济一去不复返。虽然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,夜晚的霓红灯取代了篝火,但历经沧桑巨变的鄂伦春人对火的情感没有丝豪减弱,对火的崇敬依旧那样挚诚。在广大鄂伦春儿女的期盼和呼声中,1991年,在建旗40周年之际,鄂伦春民族的篝火节应孕而生,并把篝火节纳入《鄂伦春自治旗条例》之中,作为法定节日延续下来。
    6月18日,是所有鄂伦春人难忘的日子,所有的情感在这一时刻凝聚;所有的激情在这一时刻升腾、跳跃;饱含深情的歌声唱出了鄂伦春人幸福美好的生活,唱出了对党的无限恩情。鄂伦春人的生活似熊熊燃烧的篝火越过越红火。